• 1
  • 2
  • 3

管理精粹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講師資源 > 正文

中國商人與中國企業家的區別

作者:admin   來源:網站編輯   閱讀:982   更新:2013年04月25日   字體:

   三千多年前,孔子的學生問老師孔子:做一個領導者要有什么樣的品質呢?孔子說了五個字:“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。”什么意思呢?恭,即是恭敬。寬,即是寬厚。信,就是信義。敏,就是勤勞。惠,則是與人分享受。

    這五個字,對我們有什么啟示呢?孔子又解釋了一下,他說:“恭而不侮,寬則得眾,信則人任,敏則有勞,惠則足以使人。”下面我們就來分析一下,什么叫:“恭而不侮,寬則得眾,信則人任,敏則有勞,惠則足以使人。”

    第一,恭而不侮。恭而不侮,是一個人,特別是領導人最起碼的個人外在禮儀的修養,不是嗎?在中國,雖然我們講求內在的品質,但內在品質,不是一樣表現在行動上嗎?行為上不正,該為的不為,不該為的為,那純粹是一種偽善小人了。而表面的“恭”,便是一種修身,養性,齊家,是治國平天下的基礎。表面上的恭,是一種人生的修煉與修養與涵養,所以能贏得周圍人的響應與支持,尊重。

    第二,寬則得眾。寬厚的人,總會有船一樣的胸懷。俗語說:“宰相肚里能撐船。”這就是寬仁之人的人的肚量。而正因為有肚量,所以能聚集人心。當然,一味地寬,是孔子所反對的。孔子講求的是一種“適中”,“過猶不及”正是講寬,是不能縱容,原則性的問題是不容“寬”的,否則就是于禮于節不容,不能成事,只能敗事。

    第三,信則人任。講信義,是一個人最起碼的義,承諾的東西怎么能不兌現呢?孔子說:“大車無輗,小車無軏,吾何以觀之。”取信于人,就是要言行一致。能兌現的,自己有能力去兌現,而且還編造一套奸言佞語,花言巧語去粉飾,而不去兌現?這便是小人的行徑了。這樣的人,在社會在,包括現行的很多“企業家”,不是很多么。

    第四,敏則有功。孔子是講求“言行一致”的,“君子恥言之而躬不逮”,什么意思呢?意思就是說,君子對于老說大話,虛話,卻不以行動去實踐,去踐行的人。一個人說出的話,如果只說不干,那就是嘴把式了,“空談誤國,實干興邦”這句話,用在具體的事情上面,一點也不錯。

    第五,惠則足以使人。我們要搞清楚什么是“惠”。“惠”即“惠澤”,優惠,實惠。運用到我們具體的政治與企業管理中,惠面對的人群,層次不同,其“惠”也不盡相同。對于沒有物質需要的人,給人的惠,就要即有物質方面的惠,更要有精神方面的惠;而對于陷于溫飽狀態,甚至貧困狀態的人,惠一定要在“實惠”上給予共同分享。在這方面,劉邦就做得很好,他是真正做到了“惠則足以使人”的層次。我認為,這也是劉邦之所以打敗項羽的根本原因。而項羽對于“惠”是吝色的,包括財富和名位,他很多方面遠遠要遜色于劉邦,所以平民的劉邦最終戰勝了貴族血統的項羽,激流逆轉,成就了一番驚世偉業。

    講到這里,有人會說,老兄,別忘記了你今天的主題,你今天的主題是“中國商人與中國企業家的區別”。你今天是來講一個中國商人與中國企業家的區別的,不是來講儒學孔學的。是的,我是來講一個溫州企業家來的。但我之所以要以孔子的“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”來開頭,其實就是在這個溫州企業家身上,看到中國儒者商人,高貴的企業家品質。

    在這里,我認為,企業家并不是任何做企業的,都有資格這個稱號。我認為,大部分的做企業的,只能被稱為中國商人,而不是中國企業家。

    為什么這樣說呢?套用孔子的話,企業家是一種“達”的;而做企業的商人,最多只能稱作“聞”。

    有一天,孔子的學生問孔子:“如何才能名聲顯于世呢?”孔子答:“你說呢?”孔子說學說:“那應該是‘在家必聞,在邦必聞’了吧。”孔子說:“是的,那只能算‘聞’了,而不算‘達’。夫達者,質直而好禮,主忠信,在家必達,在邦必達。”

    一個人有錢有勢了,如果不與人分享,不與周圍的人分享,不與國家分擔,那只能算“聞”,而不是達了。

    富有兩個層次:第一個層次,叫富而無驕。第二個層次,叫富而好禮。富而無驕,只是不做壞事,自己得到了財富,自己在家里獨享受,雖然不做壞事,但也不是人性修養的境界,不算賢者。最可貴的是富而好禮。定而好禮的,算得上企業家,因為只有這樣的人,才能在國家、社會發生危亡時,激流勇進,成為國家棟梁與中流砥柱;才能在周圍的人有難時,懂得去幫助別人,幫一個,算一下,救一個算一個。

    所以,富而無驕,至多算是一個“聞”人,一個中國商人;而富而好禮,一定是一個賢者,“達”人,一個中國企業家。

    我在溫州呆著近十年,也算是半個溫州人了,接觸的溫州做企業的人很多。但對我印象或影響很大的有兩個:一個是樂清人民電器董事長鄭元豹,一個是浙江博龍生態科技董事長木金林。

    人民電器董事長鄭元豹,由于當時我層級比較低,與他直接溝通的時機很少。但我卻在這位他自稱是“打鐵匠”出身的溫州企業家身上看到他的對事業的執著,對事業的勤敏及對人生的種種修身養性的感悟。

    浙江博龍生態科技董事長木金林,我更看到的是一種對事業的執著精神。為什么這么說呢?因為當一家企業由于資金鏈斷裂賓臨倒閉的時候,這位溫州企業家沒有氣餒,巨負債與家庭、朋友信義,三重壓力下,毅然執著地堅守著他心中的事業與理想,如同千年前西去取經的玄藏西行,義無反顧。

    講到這里,我突然想到孔子和其弟子周游列國被困于絕地時的故事。

    有一年,孔子與弟子周游列國被當地人圍困數日,大家都餓得站不起來,同學們臉色越來越難看,甚至有些不滿之意。這時,好像是孔子的學生子貢走進孔子的帳房,問:“君子亦有窮乎?”孔子說:“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也。”

    什么意思呢?窮,不是沒錢,而是窮困的意思。整句話的意思是說“做一個君子也無路可走的時候嗎?不然為什么我們雖然懷著大道義之心,卻仍然困在這里,沒路可走呢?”孔子說:“是呀,做一個君子本來就可能沒路可走的。但作為一個君子面對沒路可走,就會堅守本位與信義,而小人沒路可走,就會什么都會干得出來。”

    中國企業家是一群有責任的人,是富而好禮,他們更類似有儒者風范的俠士,“邦有道,則矢;邦無道,則矢”;而中國商人不能說他沒有責任感,但他們更像有儒者風范的隱士,“邦有道,則矢;邦無道,則可卷可懷之”。

    一個中國企業家一定是不回避大眾問題與責任的人;而一個商人,卻面對大眾問題,不是去解決它,相反,出了問題,總是權衡,把責任歸咎于下屬,而不是自己去承擔。后一種人,我在北京工作時,就遇到這樣的人。他對錢看得過重,雖然他精于算講,積聚了很大的一筆財富,但卻由于沒有具體“中國企業家”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的企業家品格,所以最終只能自己“偷著樂”,而得不到眾人的人心,走一個,失一個。

 

白金登陆